老叶

amasuzu世界第一

呼……这个lof号本来说要默默的做一个日常随笔号的……但结果还是暴露了微博(笑


『yumilita』飞行员与作家 01

黄昏色。

黄昏色占满了我的视野。那些红色橙色紫色白色全都挤了进来,让人晕眩。

――而我正向着火红的太阳飞行着。

aelita今天状态不太好,她有些头痛,但是今天的飞行任务依然需要继续。

从耳机中传出的指示声也让她觉得仿佛是从远处传来一般。

――快要降落了。耳机中的声音呼唤着她。aelita调整了下坐姿,接着又看向那片刺眼的火红色。

aelita觉得那片红色刺眼,那,坐在后座的女人呢?

这还是第一次,遇到如此沉默的客人。她想着。

坐在轻型直升机后座的女人没有开口,甚至没有一丁点儿想要开口的欲望。

aelita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客人。飞行观光,明明是令人兴奋又好奇的事情。而那个女人却只是坐在后座一言不发。

一开始aelita也有向女人搭话,但没有回应。她曾在飞行途中偷偷通过玻璃的反光瞥见过这女人的样子,一头柔顺的黑发被束在脑后,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人正眼神冰冷的望着窗外。

她知道自己的座椅背后以及那女人手边一定放着观光指南什么的,但从没见到那女人翻动过一次。

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外面的景色。

也许头痛的原因有一些是来自于这个女人也说不定。

整趟旅行的沉默使这里的空气像是凝结了一样沉重,让aelita的神经紧绷起来。

“……小姐?”aelita开口。降落地点已经看得到了,至少也要通知那女人一声。“已经快要到降落点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aelita的声音便戛然而止。

她通过玻璃的反光看到后座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睡着了。

竟然会睡着吗?在飞行中?aelita撇撇嘴,在她心中,飞行绝对不是一件能让人放松,甚至安稳入眠的事情。

aelita又看了一眼那仿佛已经陷入熟睡的女人,接着便继续向着降落点飞去。

“……小姐,小姐。”于是在降落点将黑发女性呼唤醒来的则是aelita,“……您没事吧??”

那女人看了看周围,又看了看aelita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坐在直升机里。

“……飞行已经结束了。辛苦您了。”aelita做出一副职业笑容,在工作中这些对话都是必须要进行的,“您的同行好友已经在大厅等着您了,他们来的比我们要更早一些。”

黑头发女人揉了揉脑袋,脸上则写满了疲倦,应付的哦了一声便想要起身下去。

aelita也没有出声,就只是看着她松开安全带,然后有点站不稳的跨出座位。

“小姐,小心。”aelita为她打开机舱门,那女人看了看aelita,这才回了句谢谢。“不用谢,小姐。”aelita仍然保持着那副笑容,“需要我带您去大厅吗?”

女人有点窘迫的样子,好像是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失礼,“……抱歉,拜托你了。”

于是女人便跟着aelita的脚步走向大厅。

时间已经比较晚了,现在还留在这里的客人不多,倒是来来往往的飞行员同事们更多一些。

aelita和女人走在一起,她才注意到女人的身高很高,比自己要高出不少。

等到了大厅,aelita看到女人和她的朋友见了面,她才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“那么,小姐,”从这里开始便不再是自己的责任,“感谢您今天对我们的支持,接下来会有人带您离开,请您稍等一下。”

像是想要逃离这里一样,aelita转身便快步走出了大厅。她的呼吸有些不稳,虽然不知道理由,但是她知道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更糟糕。

太阳已经快要被空中的黑紫色吞没,aelita甚至不想多看窗外的景色一眼,转过头朝着更衣室走去。

“aelita,今天怎么样?”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拍她的后背,这让她吓了一跳。

在她身后站着的是william,是共事了三年的同事。

william也比aelita高出许多,算是十分健壮的男性身体。他正把头盔搭在肩上与aelita对话。

“william……是你啊,”粉色头发的女孩子笑了笑,“今天,状态不太好……我都有些头痛了。”

“哎呀,是因为乘你那架飞机的女孩吗?”william兴致勃勃的看着她,“她看起来不太好说话……是这个原因?”

被这样提问,aelita还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她皱了皱眉头,像是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样转着眼珠。“……也不全是因为她吧。”

沉默了一小会儿,aelita又接上话尾,“但是她的确不太好说话。”

“她朋友倒是喋喋不休的和我讲话呢……”william想到这里无奈的笑了笑,他不擅长对应女孩子,如果有男女同行的旅客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去载男性,“那个女孩甚至连我的邮箱地址都要走了……”

看着william有点困扰的表情,aelita忍不住笑出声,“那你应该负起责任好好和她聊天。”

“今晚也要早早回去吗?”william站在男更衣室门口询问aelita,“我们今晚有个酒会,要不要一起放松一下?”

aelita笑了笑,“……抱歉,今天就不去了。我今晚还有事。”

接着话尾消失在女更衣室门口。

初冬的夜晚来的很早,aelita接触到新鲜空气时天就已经黑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刻意放慢脚步,aelita只是把目光放在无人清扫的落叶上。行色匆匆的行人们从她的身边走过,却完全无法干扰aelita的步调。

她像个小女孩一样踩着地上的落叶,沙沙的声音让她心情很好。

她顺着大街拐了一个又一个弯,最终在一家便利店前停了下来。

熟练的从货架上取出速食意大利面,切片面包,两个苹果和牛奶,然后拿到柜台结账。

店员好像在和她寒暄些什么,但这些并没有传入aelita的耳朵,她只是含糊的嗯了两声。付钱,拿起塑封袋,然后转身出门。

夜空变得更黑了,她提着塑封袋拐过另一个弯,最后在一间公寓前停了下来。

所有一切都很熟悉,她每天都在重复着同样的行动。

咔嗒――

是钥匙开门的声音。

“我回来了。”aelita对着空荡荡的小房间说着。

她打开灯,把牛奶放进冰箱,熟练的打开速食意大利面的包装,开始料理简单的晚餐。

房间里响起碗相互碰撞的声音,水流的声音。这却让这房间显得更加落寞。

过了一阵,她端着热乎乎的意大利面走向餐桌。一个人坐在四人位的餐桌上显得有些凄凉,但她仍然毫不在意的吃着那些食物。

这就是aelita的日常。她已经习惯了的一个人的生活。

公寓里除了生活用品以外很少有其他东西,没有什么生活感的房间。

而在这没有生活感的地方只有一个相框显的十分突兀。

那里映照着的是她的父亲。

是她十八岁时死于事故的飞行员父亲。

这边成立了一个CL粉丝群,有没有朋友想加的!欢迎来加!😏8012年了想要同好真的很难(

今晚画点什么呢……或者什么都不画也挺好吧……?